戈尔巴乔夫与苏联解体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上任苏共中央总书记。这时的苏联已处于严重危机之中:政治上专制腐败。最高苏维埃只是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所有事务的决定权都掌握在几个党魁尤其是总书记手里。戈尔巴乔夫说:“我担任苏共总书记一职时,我拥有的权力可以和专制帝王相媲美。”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各级官员群体实已堕落成特权阶层。经济上停滞不前。以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和牺牲农民、农业甚至国民幸福为代价,换回了表面光鲜似与美国相抗衡的超级大国称号,实际上经济发展处于停滞状态。1982年苏联经济增长率是零。工业劳动生产率不到西方先进国家的1/3;农业劳动生产率是西方的1/5。再加上入侵阿富汗,耗费大量军费,民众生活水平连年下降。文化上思想垄断。苏共对社会舆论和思想文化实行严控,书报检查制度剥夺了公民的言论自由、创作自由,大众传媒成了官方操纵的摆布人民思想的宣传工具。70年代流传“《消息报》上无消息,《真理报》上无真理”的话,是苏联社会万马齐喑的真实写照。
   面对苏联这样的社会现实,戈尔巴乔夫何去何从?人们发现,正是戈尔巴乔夫的价值观以领导实施的几个关键性改革措施,推动和加速了苏联的解体。
   1、民主价值观是改革的原动力。“我也可以不改革。”戈尔巴乔夫回忆说:“制度本身还具有稳定性,再维持几十年是可能的。”确实如此。戈尔巴乔夫登上权力顶峰时才54岁,而且身体健康。只要他握紧帝王般的权力,拒绝政治改革,利用垄断的媒体把自己打造成英明领袖,镇压一切反抗,完全能够墨守成规地干他几十年甚至一直到死。
   早在执政前,戈尔巴乔夫就产生了对苏联制度进行彻底改革的意念。戈尔巴乔夫认为,苏联社会必须改头换面,彻底改变自己的性质。戈尔巴乔夫说:“不过,我只是在1983年以后才否定关于苏联制度等同于社会主义、体现出社会主义优越性这一看法的,而且不是一下子就否定的“。戈尔巴乔夫在演讲中提到:”当我同意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一职时,我认识到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下去了。“随着改革的进展,戈尔巴乔夫的民主理念越发坚定。戈尔巴乔夫的高级顾问、总统助理切尔尼亚耶夫在《在戈尔巴乔夫身边六年》一书说:”他是单枪匹马去推倒庞然大物的,而且是自己决定这样去做的,甘愿自己冒很大的风险,置他已经拥有的可使人心满意足的政治地位和良好的物质条件于不顾。“
   戈尔巴乔夫在回忆录的结束语里说:“我从许多人那里听到一种意见,说戈尔巴乔夫最大的错误在于他把权力拱手让出去了。这被看作是软弱的表现,是一次严重的失败。的确,迄今为止,在所有的价值衡量表上,丧失权力的统治者都是失败者。对于这一点,我有不同的看法。我不仅有思想准备,而且实际上我有意识地把事情办成这样,即到了一定的阶段,届时稳定的民主制度已经建立起来,我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也就可以易手了。”可见,彻底的改革不是突发奇想,而是既定思维和价值观念决定的。
   2、整顿干部队伍贯彻改革意图。为了组织改革的坚定力量,戈尔巴乔夫上任之后便根据对改革的态度,大胆调整和整顿干部队伍。他在上任半年左右时间,便免去了吉洪诺夫、罗曼诺夫、格里申等人的政治局委员职务,提升了利加乔夫、雷日科夫、谢瓦尔德纳泽等4人为政治局委员;更换了部长会议主席和6位副主席,撤换了40多名党中央和政府的部长,撤换了近50名共和国州委第一书记。中下层干部也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整和整顿。
   3、强调公开性,解除舆论控制。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虽是全方位的,但他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政治改革上,因为政治制度具有决定作用。戈尔巴乔夫的政治改革是以公开性拉开帷幕的。他说:“苏联共产党坚决让党和人民知道一切,公开性原则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实质所决定的”。公开性的推行,势必要打破舆论控制。舆论一律和舆论统制,剥夺了苏联公民的言论自由和艺术家们的创作自由,举国上下呈现全民思想一致的虚假现象。戈尔巴乔夫大声疾呼:人们有权“了解有关过去的全部真相。必须废除关于档案的禁令,使任何文献都成为公开性的财富,如实地恢复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的本来面目。”
   1988年4月17日苏官方报纸《文学报》第一次透露在斯大林时期有5000万人被杀害或被判处劳改,约占苏联人口总数的1/4。1988年6月苏联《新世界》月刊发表文章,批评列宁废除私有财产和建立劳改营制度所犯的一些严重错误,认为列宁为斯大林的中央计划管理体制和实行大规模镇压奠定了基础。公开性使原来被出版检查打入冷宫的作品纷纷出笼,一批揭露集权体制给苏联人民造成灾难的影视作品、文学作品、历史著作以及一大批遭到迫害流亡国外的思想家的著作得到开禁。到1988年底,数千部以前被称为特殊作品的著作同读者见面。公开性的实行,使苏联人民第一次有可能了解自己国家的真实历史,他们知道了二战前夕《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秘密协定书、二战期间屠杀波兰军官的卡廷事件、苏英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的百分比协定等苏联官方讳莫如深的历史事实。人们知道了苏联军国主义化的真相:军费开支所占国家预算的比例并非16%,而是40%!军事工业系统的产值占社会生产总值的比例也不是6%,而是20%。250亿的科研总经费中,将近200个亿都用于军事设备的研制。重新考察苏联历史和现实,人们犹如从一场持久的神话般的梦里觉醒过来。
   4、实行自由选举和多党制。戈尔巴乔夫回忆说:“从1988年春到1990年初,我们在创记录的短时间内进行了自由选举,建立了议会,实行了多党制,使组织反对派成为可能---一句话,使社会有了政治自由”。1988年6月,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第19次代表会议上指出,十月革命后“取缔非共政党和取消言论自由,是同民主决裂的鲜明标记。”“我们现在所遇到的许多困难,其根源也都在于这一体制。”他指出,现行的政治体制“口头上宣布实行民主原则,行动上搞的却是独断专行,在讲坛上颂扬人民政权,而在实践中搞的却是唯意志论和主观主义。”他强调解决苏联问题的关键是对政治体制进行根本性改革。进而,戈尔巴乔夫提出“党的地位不应当依靠宪法来强行合法化”,“苏共要严格限制在民主程序范围内”去争取执政地位。
   苏共第19次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民主化的多项决议,会议决定进行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公开竞选,在竞选的基础上建立拥有实权的最高苏维埃。1989年春天,苏联第一次实行了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部分差额直选。通过民主选举,20%的非党人士获得了胜利。1989年5-6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选出新的最高苏维埃,由于民主选举的结果,新的最高苏维埃已不再是表决机器和橡皮图章,他们对总理雷日科夫所提名的8名部长表示了反对意见,初步显示了苏联议会的作用。公开性和民主化,使苏联社会出现了许多非正式组织和团体,从1988年到1989年,非正式组织从3万个猛增到6万个。许多非正式组织提出了自己的政治纲领并且开始按照政党形式活动。
   1990年3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正式废除了宪法第六条关于“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社会的领导力量和指导力量,是苏联社会政治制度以及国家和社会组织的核心”等规定,苏共不再有法宝的领导地位。从现在起,苏共将同其他政治组织平等行动,参加选举,用民主手段争取组成联盟和共和国政府以及地方政权机关的权力。苏共28大以后,苏联正式宣布“结束政治垄断”,实行多党制。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措施,终于导致各加盟国家纷纷掀起民主浪潮。1991年8月执政74年的苏共下台。1991年12月,随着独立国家联合体的正式建立,苏联正式解体。
   随着苏联的解体,戈尔巴乔夫也失去不受制约的权力,并迅速“边缘化”。他将国家推上了民主之路,自己则成了普通公民。1991年12月14日,戈尔巴乔夫对美国《时代》杂志记者说:“就我的工作而言,我一生的主要目的已经实现。我感到安宁。”2006年春天,戈尔巴乔夫在75岁生日前夕接受了记者采访,回首往事,他为自己完成历史使命而庆幸。他对记者说,“我问心无愧”。他认为自己推行的改革与新思维是一场和平的反集权主义革命。他对记者说,他当年发动改革的动机是“摧毁否定民主和依靠专政支持的社会主义模式”。戈尔巴乔夫不用良知做代价追求权力和地位;而是颠倒过来,用这些去追求良知。他的行为留给世人诸多启示。(作者为河北大学马列教研部教授)